• 老家酸枣儿

    暮秋时分,树叶已见枯黄,北风吹得更紧,在崇山峻岭的悬崖峭壁之上,一树树酸枣儿红得像宝石一样,挂满枝枝杈杈,面对着寒风展示着自己的亮丽和风彩。这时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登山者,俯下身子摘上几粒红红的酸枣子,吃到嘴里会口舌生津,疲劳顿消,为攀顶登峰增添信心和勇气。     我的老家村前有一条明河(现在叫小郭河),发源于东部的崇山峻岭之中,流经古代的一所皇城(斗城),河水绕村西去。小河南一里多路,有一座山,...

    散文精选2022-06-25
  • 父爱如山

    在儿女眼中,也许父亲是严厉的,不象母亲那么温柔;也许父亲是沉默的,不象母亲百般叮咛。父爱如山,父亲就象山一样,默默地让儿女依靠、伴儿女成长。父亲的爱,巍峨持重,父亲的爱,同样饱含深情。在父亲节即将到来之际,仅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,表达对老父亲的哀思。

    散文精选2022-06-25
  • 情牵梧桐树

    临近中秋,月光特别亮,“叽啾叽啾”的虫鸣已奏起了小夜曲,我独自在河边徘徊,桥上来往的车辆川流不息,多彩的霓虹灯不断变换着颜色。城市的夜,难以让人平静。一只梧桐叶碰在头顶,让我不禁想起了老家那株合抱粗细、与我全家生活了二十多年的老梧桐。    娶妻的新房建在村东头的菜地里,结婚的第二年,靠窗三米多远钻出了一棵梧桐苗,粗壮而鲜嫩。妻子说:“栽上梧桐树,引来金凤凰。咱院子里自己冒出梧桐树,定会带来好兆头...

    散文精选2022-06-25
  • 家乡的小桥

    虽然走过设计精巧的赵州桥,漫步过历史悠久的卢沟桥,游览过高科技建造的香港青马大桥。但我日里夜里思念的却是家乡村前的小桥。每当我回到家乡,总是要到桥上站一站,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,听着哗哗的流水声,掬一捧河水解渴,听着乡亲呼唤着乳名,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。    老家离县城不足20里,小河从村东蜿蜒流到村西,河围村转,村在河边。由于小河的滋润,河边排满了几十米高的大树。村庄不大。全村三分之二的人都会做木...

    散文精选2022-06-25
  • 逝去的炊烟

    故乡的炊烟,总是最早欢迎黎明最后送走黄昏。一家家炊烟冉冉升起,“哞哞”“咩咩”的牛羊慢慢回家,劳累的庄家汉子在大门旁的石磴上,点上一支烟美美的吸上几口。当农家大嫂走出厨房,掸掸落在身上的烟蛾,吃饭的时刻到了,满村笼罩着一层饭香菜香和炊烟形成的雾霭。逝去的炊烟 炊烟是喷香的,炊烟是农家幸福的象征,炊烟是人们精神生活的兴奋剂。千百年来,一代代先人,用勤劳智慧和汗水,主宰着故乡的兴衰沉浮。炊烟就是一种文...

    散文精选2022-06-25
  • 老母亲的心病

    母亲已八十多岁,身体一年不如一年,吃完饭说没有吃,现在的事记不清,过去的事总是忘不了。没事的时候总是将几十年陈芝麻烂谷子的事,翻出来,喋喋不休,也不论别人听不听,一天到晚说个没完没了。年龄大了,有什麽办法,也没有人和她计较。  “到外边看看,黄河北你兰姐来了吗。”   “您听外边狗叫,快去,您兰姐来看我来了。”   “娘,兰姐刚打电话,现在忙,他说了过几天来看你。”    六十年代初,黄河闹水灾,...

    散文精选2022-06-25
  • 永远的影子

    每当我静下心来时,总有一个女孩子的身影飘动在我眼前,中等的身材,轻柔的腰肢,乌黑的小辫,淡红的双腮,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总是让我不安,她时儿靓丽的浮在眼前,时儿慢慢暗淡下来,忘也忘不了,赶也赶不走,始终伴我在人生的路上跋涉。 蓝蓝的天空,白云飘来飘去,蜿蜒的小路镶嵌在碧绿的庄稼中间,小桥一年四季倾听着河水的欢歌,互相倾诉各自的心声,女孩出生在这桃花源般的小村,姐妹众多,家庭条件并不多好的她,穿着母亲做...

    散文精选2022-06-25
  • 难忘那段教师情缘

    “是谁把无知的我们领进宽敞的教室,教给我们丰富的知识?是您!老师!您辛勤的汗水,哺育了春日刚破土的嫩苗。是谁把调皮的我们教育成能体贴帮助人的人?是您!老师!您的关怀就好似和煦的春风温暖了我们的心灵。” “是谁把幼小的我们培育成成熟懂事的少年?是您!老师!您的保护让我们健康成长。在金秋时节结下硕果。您辛苦了!老师!在酷暑严寒中辛勤工作的人们。您辛苦了!老师!把青春无私奉献的人们。我们向您致以崇高的敬...

    散文精选2022-06-25
  • 树林里的乡村

    到乡下老家去走一走,看一看,围着石碾转一转,摸一摸长了疙瘩的老树,听一听树林里大树的私语,看一看远处的山坡,像见到了久违的老朋友,心理也觉得踏实了许多,和它们相处之中不需用什么言语,就互相理解了、沟通了,如喝了酒有了醉意的感觉。这些自然中的朋友远比人世间的朋友要好交的多,虽然它们不要和你言语,但能了解你的全部,嗅出你的生活秘密。 乡村是藏在树林里的,没有树林的乡村是什么乡村呢,那红瓦青砖是树林里的...

    散文精选2022-06-25